迷鹿今天绅♂士了吗【是的

真爱超蝙,贱虫。半杂粮,偶尔逆(但是基本不产逆粮)
薛定谔的渣写手[doge]

【超蝙】当你的男友是足球迷

记梗,沙雕脑洞
如果你的男友沉迷世界杯
布鲁西宝贝表示,买只球队,并且场场都去看。
凭借高颜值和身份一场赛事包揽八个镜头的布鲁斯抱着足球宝贝对着镜头笑得欢快,
两场赛事后他被一个体育版的小记者领走了。
克拉克:每篇报道下都是自己被绿的消息:  )
布鲁斯·有颜可以为所欲为·韦恩

如果你的男友沉迷世界杯
超人表示,当个球星。
#克拉克·肯特带领美国队捧起大力神杯!#
#克拉克·肯特蝉联世界最有价值球员八年!#
#克拉克·肯特代言的韦恩公司产品全部售空!#
“不错嘛,小镇男孩,战损都补回来了。”
#克拉克·肯特和韦恩总裁公开恋情!#
克拉克:计划通√

【超蝙】人类极限omega(三)

ABO设定    超人A×蝙蝠侠(被迫装A的)O
后期(大概可能也许)生子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大超痴汉系(*/ω\*)
忘了说,这个时候联盟还没组建,只有老爷大超组队。

晨间会议一如既往的无聊,真正的决议布鲁斯早就给了卢修斯,此刻他光明正大地坐在长桌首位走神。
昨天晚上搞到的气体检测出来了,是一种专门针对alpha的神经毒素,alpha就算只接触一点,一分钟内也会被腐蚀成一摊血水,而B或O则会变得感官过于敏感。好在超人是众所周知的无属性,布鲁斯也不怎么担心他。但是为什么是专门针对A的呢?目前为止蝙蝠侠的属性还没有被发现,谁知道那种毒气对他有没有作用,如果是想凭这气体杀死蝙蝠侠,未免也太漏洞百出。
手机传来震动,布鲁斯无视主讲人大大方方地玩起手机,是从蝙蝠电脑转来的信息,

昨天的气体有问题,我需要先检查。这两天行动无法组队。后腰的伤记得处理。
PS:你是不是胖了?
                                                ——S
信息附件:
我附议最后一条,老爷。   ——P

超人你是不是想逼我在披风里加铅!┻━┻︵╰(‵□′)╯︵┻━┻
他和超人说过透视问题,对方表示不会刻意窥探他的身份,看来只是简单身份禁止还有些简单了……
布鲁斯在心里皱着眉,面上却轻抚嘴唇,露出玩味的笑。
全程目睹总裁走神的各董事:总裁今天也貌美如花呢。:  )

阳光明媚的大都会,克拉克的心情不怎么明媚。从昨天到今天,他的喉咙一直有点痒。
他猜测是因为昨天的气体,但是孤独堡垒并没有检查出什么,虽然那种感觉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但这毕竟影响了超人,克拉克不得不认真对待。
不过当视线放在手中昨天拍的布鲁斯的照片时,克拉克整个人的亮度都调高了。
真不愧是蝙蝠侠啊,伪装得天衣无缝,要不是他记住了蝙蝠侠的一些小细节,也许就算他和布鲁斯同床都不会发现这个花花公子的另一面。不过克拉克也发现,布鲁西和蝙蝠侠的信息素味道相当不同。布鲁西的信息素张牙舞爪,又甜又狡诈,而蝙蝠侠的味道被锁在制服中,克拉克有时能凭借超级感官和搭档间更近的距离嗅到一丝冰凉的,稍纵即逝的淡香。
(他绝对没有在战斗的时候刻意去闻蝙蝠侠!真的!他只是在抱着布鲁斯飞行时抱得更紧一些而已……)
直觉告诉克拉克这两种味道都不是他真实的味道,这意味着蝙蝠侠能自由改变信息素的味道。蝙蝠侠的味道太淡,他闻不出什么(他觉得这是B故意针对他),但对于没有遮掩的布鲁斯,也许他气味中的侵略性能骗得了大部分人,却骗不了分子级嗅觉的氪星人,
布鲁斯/蝙蝠侠是omega。
克拉克觉得自己知道了一个甜滋滋的秘密。
另一隔间的露易丝瞥了一眼这家伙的表情,明明白白写着“我坠入爱河并打算溺死”,
她悠闲地喝了口咖啡,心里默数——1,2…
库里的声音在超人身后爆炸:“肯特! ! 你又在傻笑什么! ! 稿子校准完了没! ! 要对布鲁斯·韦恩发花痴就先抱着你的东西滚出去!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就改!”
围观同事:肯特今天也被扣奖金了呢。: )

纵然地面灯火通明,哥谭的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只有蝙蝠灯固守在黑暗中。
蝙蝠侠站在自己专属滴水兽上,很好,今天没有某氪星人破坏整体风格,也没有某氪星人非要抱着他飞,没有热咖啡……
“老爷,如果您很想念那位先生,我可以联系他的Al。”耳机里传来阿福的讽刺。
“什么?我没有想超人!我甚至没说话!”他只是突然觉得冷。
“我可没说是超人,以及,您没说,您只是在想。”有的时候布鲁斯真的不懂他的管家的超能力,按阿福的话说,“韦恩语”,这是什么鬼?
“不,我不会依赖超能力者,蝙蝠侠不会依赖任何人!”
“您这样说真伤我的心…”
所幸目标的到来中断了阿福的嘲讽,蝙蝠侠望向下方那几个大摇大摆钻进警车的家伙。有创意,居然用警车运毒。哥谭幽灵无声无息地随车飘去,最近企鹅人一旦知道自己已经发现属性毒气,很有可能会暂停那边的运输以掩护气体研究实验室,而其他“小”活动倒是猖狂了不少,是觉得自己不会有精力关注这里吗?
蝙蝠侠嘴角勾起一个锋利的弧度,跟着车来到了某个企鹅人的老据点,这里之前生产过生化武器,是属性气体的制造同一级别的化工制造点,这个负责人总不会对彼此一无所知吧?
接下来就是“Batman”的流程,灭灯,揍人,恐吓,审讯————
shit!
蝙蝠侠猛地向后跳开,那个负责人在凄厉的嚎叫在下一秒响起,大蓬大蓬的血雾在那人身上炸开,随着血管爆炸,一种诡异味道的气体散开。尽管蝙蝠侠躲得及时,也无法完全避开。
“药!我的药!”负责人痛苦的翻滚着,徒劳地摸索自己的衣服,但那渐渐被炸成布条的实验服里什么也没有。
哀嚎声渐渐蔓延至整个基地,蝙蝠侠没想到企鹅人这么大手笔,直接毁掉一个基地就为了测验他。
“老爷,快走!”阿福焦急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留了,理智告诉他这里不会有活口,就算有人没有自爆,也不能逃过毒气的弥漫和混乱导致的爆炸。
但是如果,如果他能救下一些人,哪怕一个……
蝙蝠侠握紧钩爪,无视了阿福的劝阻,又荡了回去。
按照上次的情况,这次的气体应该也是针对一种属性,而他现在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状况,也许这种气体是对bate的,也许他的身体内部在发生什么无法感知的状况,蝙蝠侠已经无暇顾及了,现在他只能利用这不知多长的正常时间去救人。
他带出了不少人,也停止了不少濒临失控的仪器,但这些并没有什么大用,救出的人要么化作肉泥要么陷入狂躁,并且他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波动正在变大,那些哀嚎,光影,血腥味在不断挑战他的神经,把他推向失控的深渊。
终于在他知道自己必须走时,他救出了一个基本处于清醒的人。
“抑制…药……我…卧底…”那个人吃力地说着,死死咬着牙,面色涨得发紫,额上的青筋像蛇般窜动着,而蝙蝠侠猜测面具下的自己此刻也是这样,实际上他认出这个人了,警局的每个人他都知道。
他收下药物,用最后的理智给赶来的警局留下警告,随即跳进自动驾驶的蝙蝠车,在看到蝙蝠堡垒的那一刻给自己注射了大剂量镇静剂,昏迷前他忍不住放任自己想起那个红披风,
克拉克……

【超蝙】两个十四岁少年奇妙的一天(pwp)(下)

上传的时候居然抽了,一半都没了QAQ
简直无fu×k说
千辛万苦总算补完了,肾虚_(:_」∠)_
两篇,结合上篇食用更佳。
本篇涉及,黑化,dirty talk 玉米地play
链接请走评论。

当然啦,都是情趣,你懂ww

大概是夫夫两个被某反派关到了一个心想事成的空间(就是说两个人的表现都是临场发挥w),在等待救援的时候两个老司机决定做♂点什么

真的…被自己蠢哭hhhhhhh还好后面总算把链接搞对惹

【超蝙】两个十四岁少年奇妙的一天(pwp)(上)

无证司机突然开车w
想知道少年蝙搞起来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ˉ﹃ˉ)
有两篇,本篇为天花板play
设定大约是乡下淳朴留守儿童×离家出走大少爷

为什么

写肉
就能
爆字数

?

https://shimo.im/docs/cbdOe7ASzO88DpPC 点击链接查看「两个十四岁少年奇妙的一天(pwp)(上)」,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或者看评论

人类极限omega(二)

ABO设定     超人A×蝙蝠侠(被迫装A的)O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后期(大概可能也许)生子
大超痴汉系(*/ω\*)

超人无声无息地落在韦恩塔的滴水兽上,他前面的大蝙蝠一动不动,而克拉克知道蝙蝠侠发现了他并允许他的停留。

克拉克盯着蝙蝠侠露出的下颌,他还在为刚才宴会上的意外而尴尬,谁知道他去帮露易丝解个围居然能发现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他不是故意记下蝙蝠侠的心跳的,更不是刻意去记住蝙蝠侠那盛满繁星的蓝眼睛形状的……说起来布鲁斯今天穿的西装很衬他的眼睛,腰好细看起来很好抱的样子,还有臀线也……

“收好你的眼神,超人。”黑蝙蝠突然开口,“你的热视线会把我的制服烧个洞。”

克拉克睁大了自己无辜的蓝眼睛。

嗯,烧个洞的蝙蝠装……够了克拉克快住脑!

克拉克·肯特,AKA超人,陷入了只要面对他的搭档蝙蝠侠就会产生不妙联想的困境_(:_」∠)_

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克拉克飘在夜巡的大蝙蝠身后,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已经不能自我欺骗这是搭档间的正常友谊了。他也想直接告诉布鲁斯自己的身份,不过布鲁斯如果知道自己比他更早得知对方身份,可能会炸毛吧?不过B现在已经可以容忍自己进入哥谭了,这是不是代表着B已经在接受他了呢?

胡思乱想的超人破开几十厘米厚的钢板门,在武器检测到前用热视线将其破坏干净,而蝙蝠侠正好解决完外面的杂碎。

他们进去后发现正中央的金属台上固定着一本古籍,蝙蝠侠认出这属于大英博物馆,他皱起眉,怀疑地拿起那本古籍,这时候他身旁的蓝大个突然深吸了一口气,蝙蝠侠被房间里猛发的气流涌动冲得差点倒在超人身上,忍不住对某位外星人发出蝙蝠侠死亡凝视,然而对方只是再次睁大了他无辜的蓝眼睛。啊,好可惜,刚才差点就能抱住B了。

“刚才有陌生的气体。”

“你不能就这样直接吸入!如果有氪石粉怎么办!”

“如果吹的话那些东西还是沾到你的,你知道我们之中谁才是普通人!”

“……”蝙蝠侠冷漠地挥了一下披风,直接往门外走去,克拉克清楚地读出他对这种每场战斗都要转一次的争执的厌烦以及隐含的妥协。

这让超人悲哀地想起,好像只有遇到一只蝙不好解决的案子,蝙蝠侠才不会对他吼“滚出我的哥谭”。

外星救援犬垂头丧气,尾巴都不摇了。

一只被凯夫拉纤维包裹的手伸到他面前,“吹一点给我。”

克拉克才注意到这只手手心里的小容器。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容器太小,克拉克要往里面吹气势必会碰到蝙蝠侠的手指。

蝙蝠爪爪诶~克拉克一边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傻笑一边凑过去,他现在脑袋里大概有一锅融化的粉氪,煮沸的那种,正在咕噜咕噜冒出粉红色的泡泡。

看我正直的眼神,真的是蝙蝠侠先动的手!.jpg

蝙蝠侠盖好容器,看了看远方泛白的地平线,回首对超人道了句“早安”,得到一个氪星招牌笑容和一句“晚安”。他拉住钩爪离开时仍能感受到那道专注的目光。

果然是童子军,完全不懂得藏啊。布鲁斯悄悄地叹气,忽略了面罩下发烫的耳朵尖。想起宴会上的小记者和电脑里的资料,布鲁斯有些纠结,要怎么暗示自己的身份呢……

算了,坐进蝙蝠车时布鲁斯想,这种私事先放着,最近企鹅人又联合了疯人院里的稻草人,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取得联系的。那本书完全是个幌子,真正目的是后面释放的气体,很明显,这是针对蝙蝠侠的阴谋,回去他还有的忙…

蝙蝠侠似乎一如既往的无私又绝情,除开他无意识地画S的手指。


为自己的渣文笔绝望_(:_」∠)_

人类极限omega(一)

就想写写我眼里的老爷ww,才不信老爷只有七次嘞。
ABO 设定   人超A×蝙蝠侠(被迫装A的)O
后期(大概也许可能)生子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大超痴汉系(*/ω\*)

事情起于一个愚蠢的商业对手的挑衅:
韦恩先生夜御数O的床上功夫众所周知,那为什么您的alpha信息素这么淡呢?
说完那个蠢货还意犹未尽地添了一句:您该不会是bate吧?
布鲁斯非常想冷笑,其实我是omega你信不信。
呵呵,不信。布鲁斯在脑海里替这个蠢货和众多媒体回答了。
布鲁斯韦恩怎么可能是O?你看他那健壮的体格,和他那众多男男女女都体验过的强悍的体力,哥谭宝贝金枪不倒的传闻可不是谣言,而且虽然他的激素比起寻常alpha要淡一些,但比起omega来说,绝对要有攻击性得多。
“分化成O又不是我的错。”布鲁斯扯开领带,顶着阿福不赞成的目光瘫在休息室沙发上。
“没有人觉得你有错,少爷。”阿尔弗雷德端着酒从他身旁飘过,“不过我真的怀疑你在游学期间做了什么手术或者被施了什么魔法。”
布鲁斯在八岁那晚分化,刚开始他除了性格和信息素,至少外貌体格和其他omega没什么大的区别,但他在16岁时突然就走向了alpha的道路,好像上帝突然后悔给他这个属性似的。事实上布鲁斯刚开始真的不打算掩饰属性的,他连抑制剂都没吃过,虽然这个社会确实对O不怎么公平,但对韦恩家族唯一掌权人来说,O属性带来的负效应甚至还没有无脑大少爷大。但在“游学”期间他告诉别人自己是O时他人露出的惊诧的表情让布鲁斯感到非常麻烦,与其无尽地解释自己远超常O甚至A的体质,不如顺其自然做个A。后来成为蝙蝠侠后他更觉得装成一个A是个正确的决定,因为不会有人有闲心去探查花花公子的真实属性,但探查哥谭义警的大有人在,如果真的有哪天被人得手,至少蝙蝠侠和布鲁西的形象能割裂得更分明。至于布鲁斯韦恩是个喜欢上A的同性恋,布鲁斯更冤了,他这种强悍的体质普通O根本受不了……每次上床做完和没做一样,还有一种被打断的憋屈感,最近被越狱的企鹅人弄得心烦气躁的蝙蝠侠觉得还不如不做。
但是介于某位挑衅的对手,如果他今天不约一位有眼色的A回去,就不怎么符合幼稚大少爷的人设了。
布鲁斯漫不经心地走进宴会厅,不满地发现入目所见不是O就是B,正当他打算带个B回去凑合一下时,一位红发美人走了过来:“您好,韦恩先生,我是星球日报的记者……”
布鲁斯扫了一眼她的记者证,很好,alpha,
看来他今天不用带人回家就能解决问题,这位莱恩小姐,他看过她的报道,从这位优秀记者的报道风格来看,他非常确定待会儿自己的邀请会被拒绝。
花花公子布鲁西内心很雀跃:没有什么能打扰我夜巡!
接下来的步骤布鲁斯在熟悉不过,先胡扯一番坚决不正面回答记者问题,刷低好感度,再勉强回答一个问题后凑过去邀请……然而最后这步被一个不起眼的大个子打断了。
“您好,韦恩先生,关于刚才那个问题……”
布鲁斯意外地挑了挑眉,扫了眼来人的记者证,
克拉克·肯特  beta
更好解决了。
露易丝趁这个空挡成功全身而退,给了克拉克一个感激的眼神,她其实差的资料就只有那一点。
布鲁斯心情不错,随口回答了克拉克的问题,却敏锐地发现这个beta记者不对劲。
高大得不符合beta体型的男人楞楞地盯着他的眼睛,而布鲁斯也发现,这家伙有点诡异的眼熟……
他做出一副被冒犯的样子,不爽地转身径直离开。
回去要查查这个克拉克·肯特。
而克拉克并没有跟上来,但布鲁斯能感觉到他专注的视线,带着一种熟悉的炙热。

(不义)沙漠

ooc ooc ooc预警
重要人物死亡预警!
重要人物死亡预警!
重要人物死亡预警!

超人走在沙漠里。
绵绵沙丘笼在金红色的落日余晖里,夕阳西下的沙漠的确美不胜收,如果卡尔愿意将这一幕用相机记录下,可能会被摄影大师们争相追捧。
卡尔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脖子上竟然有一台相机,是他做记者时常用的那款,他还记得这台是布鲁斯送的。
布鲁斯,BATMAN
这个词汇成功让卡尔快被烈日烤化的脑袋清醒了些,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梦里。在这梦里,黄太阳给他的不再是温暖与力量,而是蒸干他体内最后一滴水的残酷。
失去力量的超人艰难地走在沙漠里。
卡尔低着头不愿看到处都是的金红色,他在沿一行脚印行走,这样给他带来极大的不便,被人踩过的沙松得近乎温柔,一点点吞噬着再访者的力气,卡尔越用力,沙漠越温柔,温柔得可狠至极,而那脚印一路蜿蜒,脚印的主人坚定地迈向沙丘的另一边。
卡尔忍不住想,那个先行者,那个蝙蝠侠,他有为这沙漠束手无策吗?这沙漠一望无际,他可曾想过放弃?卡尔为自己的猜想暗笑,那是蝙蝠侠,蝙蝠侠怎么会被沙漠打败。他知道布鲁斯一定会寻觅泉眼,就像他现在做的这样。卡尔坚信布鲁斯会找到那个泉眼的,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沿着布鲁斯的脚印走到泉眼边,而布鲁斯会在水边等着他,像枕头等着困倦的孩子。
汗水裹着沙粒割过他的脸,砾石滚进他的衣衫,卡尔却有一种错觉,似乎连沙石划破他的皮肤都是温柔的。唯一折磨着沙漠与旅人的,只有那金红色的太阳。
卡尔从未如此盼望入夜,尽管那可能寒冷刺骨。他渴求沉默的黑色沙漠,和如同布鲁斯眼眸的星空。
在他翻过沙丘的那一刻,天空突然暗了,太阳不甘地落入大地,随着星子一颗颗亮起,卡尔行至了脚印尽头,他沉默地望着布鲁斯的终点,没有清泉,只有流沙吞噬的痕迹。
布鲁斯被沙漠打败了。卡尔意识到,而这个念头让他头疼欲裂。
他在幽灵区醒来,注视着面前的黑洞和撑着黑洞的神奇女侠。戴安娜的金红色战甲让卡尔想起沙漠里的夕阳。堕落的神女大吼着让他走出去,超人只是转过头,闭上了眼。
超人曾是束缚蝙蝠侠的沙漠,蝙蝠侠曾想在其中找一个干枯的泉眼,最后他失败了,被沙漠吞噬,最后成为了卡尔艾尔的沙漠。
超人不再理会地平线下尖叫的太阳,他将手中的相机埋进布鲁斯的终点,那里冒出了清澈的泉水。

明明想暴打不义超,结果第一篇文就是他……不是很懂自己在想什么_(:_」∠)_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确实有很多综英美犯常识性错误,有的为了搞笑连基本逻辑也没有,作者为了搞笑随便伤害自己的人物(比如为了噎人而说过分的话),这是jj综英美最麻烦的点(所以我删了)

道系作者无所畏惧:

作者在文中对以老爷为首的DC世界众人的的误导真的能让对DC不了解的读者产生一个对该圈的极为片面且错误的印象
本文笔者为@格洛瑞亚,我负责收集素材并在lofter上发布
PS:欢迎转载

嗯,我爱他

TIMing:

batbot:

不行了我憋不住了。

这几天看蝙蝠侠92+蝙蝠侠新冒险,这样的弹幕不止一次地出现在屏幕中,屏蔽了一个人还有另一个,我不知道能说出蝙蝠侠活该如此这样的话的人为何还要看以蝙蝠侠为主角的经典动画,但是特定的集数特定的出场人物,大概也猜到是什么属性了。
(在这儿求一发有没有谁知道怎么查弹幕来源ID的,每一条我都举报+屏蔽了,但是一直有实在太气人,想查具体ID看看是什么逼)

讲道理,不求每个人都喜欢蝙蝠侠,对他一句怨言没有,没有黑就算不上真正的红,作为美漫人气王,无论吹还是黑都是很羞耻很脑残并且很常见,犯贱都是言论自由,但是作为蝙蝠侠的粉丝,有些话真的憋不住了。

没有蝙蝠侠就没有所谓的蝙蝠家庭,这之后的任何人物的产生都得谢谢蝙蝠侠,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其次,是虐是糖是不是OOC都看编剧一句话,真想把阿虚那句经典台词印出来糊某些人一脸,以及警告,以下言论来自极端蝙蝠粉,如有不适,你他妈的为什么要看。

1.常见言论,蝙蝠侠没有心,蝙蝠侠冷血,蝙蝠侠做事过分,他就是个疯子,他活该,他最好去死。没错以上观点都是真实存在的。

你和我说蝙蝠侠是没有心冷血,放屁,如果他真是如此,面对父母的死何必多少年都无法释怀,布鲁斯曾经找到过杀死他父母的凶手,他若真的没有心冷血,一切也就此而止了,然而布鲁斯披上披风的初衷又有几个人记得,是【他不想哥谭其他人遭受和他一样的命运】。

蝙蝠侠是疯子——这大概是所谓美漫圈最跟风装逼的一句话了,诸如此类还有蝙蝠侠和小丑没差别他们如何相像巴拉巴拉,这类评论一向出自没看几部漫画甚至很有可能只看过诺兰三部曲且自认为就自己有键盘可以发言的装B犯,蝙蝠侠当然心理不正常了,然而心理有问题≠疯子,要我说如果你只看到蝙蝠侠和小丑的相似点,大概也白看了。

做事过分,无非就是针对巴别塔以及对待犯人的态度上,有人说你不杀人,打残更过分,这类人也根本没有理解超级英雄的不杀原则,也没有懂布鲁斯的规矩,那些穷凶极恶视人命如草芥的犯人,惩罚的方式并不重要,带来恐惧的震慑是他追求的效果,以此能恐吓更多的罪犯,再者,并不是杀人——犯人死亡的结果让布鲁斯恐惧,他所看重的是你不能自我膨胀以为自己可以去审判别人,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同时是警察检察官和法官,既然蝙蝠侠背负义警的称号,那他所能做的就只有逮捕犯人。巴别塔就更别提了,你正联有多少次黑化自己心里清楚,老蝙蝠对自己都不手下留情,他就是这么狠,别搞得像他对不起谁一样,他连自己都对不起,而且更多的时候是正联需要他,最重要的是编剧就爱怎么写,BB那么多有什么用。

2.蝙蝠侠给周围的人带来的只有伤害。

身份危机里绿箭说过,面具是为了保护英雄的家人,而不是保护他们自己的。每一个超级英雄都承担了这种代价,而在选择追随超级英雄时,自己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老实说一直玩的be my robin梗,布鲁斯从来没说过这句话,主世界他就没主动找过罗宾,这和他喜欢把一切责任都自己承担的作风也一脉相承,别等到悲惨的事发生了之后再马后炮遇到你没好事,这么说最侮辱的就是那群初见时被英雄主义鼓舞而点燃生活希望的“跟班们”。

3.“蝙蝠侠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无论是路人还是身边人。”

让我先他妈的笑他五分钟。

大概就是这位不知道顾及他人感受的人,本来是个大家贵族的公子哥儿,应该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结果他用自己最该狂欢作乐的岁月游历世界,把自己作得像个流浪狗,一大笔钱财绝对够他离开哥谭去过更好的生活,结果他选择回来,从没放弃这个操蛋的城市,从没睡过一天安稳觉,就为了不让其他人遭受他八岁那年遭受过的噩梦。

说他不顾及他人感受,说他没有同情心,操你妈的。

4.阿尔弗雷德永远是那个最懂他最爱他的人。92年的蝙蝠侠里阿尔弗雷德这么对布鲁斯说过,您的父母肯定会为您骄傲的,因为我就为您骄傲。

至于罗宾们和蝙蝠侠的关系,也就看编剧想怎么玩了。

蝙蝠侠绝对不会是一个完美的英雄,他是一个人类,人类不会完美,有些编剧觉得人类不可能在超人类里有用,所以蝙蝠侠被他描写的不堪一击,有些编剧觉得正因为是人类才能胜过超人类,人类的潜力是无穷的,所以蝙蝠侠成了很多剧情的关键点,他的形象在不停变化,甚至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糟心的剧情里摸爬滚打,但是蝙蝠侠是标志,精神,符号,经久不衰,永远人气,作为粉丝,也他妈的为布鲁斯骄傲。